弗兰克-布鲁诺:是足球让我圆了一个残缺的梦想

地中海炎热的夏日,几根氧气管漂浮在水面上,两三艘小游艇停泊在港湾。一群游客懒洋洋地躺在沙滩上尽情地享受着日光浴……只有在法国科西嘉省南部的拉维齐(Lavezzi)群岛上才能看到如此秀丽的风景。“每年夏天都会有好多游客远道而来,其他季节这里很安静,你仿佛置身于海上天堂。”弗兰克·布鲁诺正斜靠在他的爱船“独尊”号上。这名39岁的男子和蔼而健谈,他滔滔不绝地讲述着他向往的生活:“今天攀完高山,明天开船去海边某个无人的角落吃一打海胆,多么惬意……”弗兰克就是这样一个对生活充满热爱的人,可他的命运生来就非比寻常。

18岁那年,在贝鲁特号航母的一次意外事故中,弗兰克不幸失去了右小腿。“那时起我才懂得生命原来竟是如此美丽。”不必诧异,请听弗兰克本人的解释:“只要你有足够坚强的意志,好多事情都力所能及,你可以不断地充实自己,品尝最纯正的快乐。”随着时间的推移,弗兰克逐渐找回了活下去的勇气,“残疾使你身体的一部分不见了,这很可怕,因为我们不知道它去了何处。在国家,残疾人士广受尊敬,因为大家认为我们身体的一部分已经飞到了身边……”

弗兰克的这股韧劲是从何而来的呢?也许是从他的童年就开始了。孩提时代的小弗兰克就喜欢那种与众不同的感觉,受父亲的影响,出身足球之家的他子承父业戴上手套站到了球门前。在事故发生以后,弗兰克依然难以割舍对足球(守门)的喜爱之情:“守门员一直是我最钟爱的位置。在场上,只有守门员才能用手接球,只有守门员才能尽情吼叫而不必担心吃牌!如果一名前锋冲到守门员面前,他肯定会下意识地收脚,这是最起码的尊重,我很喜欢这种感觉。”

年纪轻轻,弗兰克就已经穿上了象征主力的1号球衣。冬去春来,他尽职地守卫着蒙东(Menton)俱乐部的大门。在海军服兵役期间,弗兰克每换一艘航母都立马成为当仁不让的主力门将。勤奋刻苦的弗兰克始终是舰队大门最可靠的保障。他甚至还一度担当过法国著名的福煦号航母足球队的1号门将。

突如其来的事故使得弗兰克在5年内都没有重返绿茵场。心灵的创伤很难抚平。为了生活弗兰克不得不找一份工作,他来到了“地中海”足球俱乐部担任后勤。在这里各种各样的比赛接连不断,不过没有他的份。一次俱乐部举办的组织者队对会员联队的友谊赛,组织者队刚好人数不够,有人提议让弗兰克来帮忙把门。弗兰克习惯性地回答:“有没搞错哦,我比别人少条腿啊老兄!”但最后他还是参加了比赛。一个念头突如其来:为什么不重新开始踢球呢?从箱底翻出多年前心爱的那副手套戴上,弗兰克抛开了一切心理障碍。在热心医生的帮助下,弗兰克拥有了全新的“右腿”。重返球场的弗兰克表现异常突出,在他的稳健的发挥下球队获得了当地的杯赛冠军,弗兰克戏称之为“黑巧克力杯”。在减肥成功数十公斤后弗兰克从波尼法西奥(Bonifacio)转会到了波多·维齐奥(Porto-Veccio)俱乐部。他每到一处总能引起球迷的注目,大家开始在茶余饭后谈论弗兰克:“你瞧,他今天又扑出了一个点球!”

科西嘉岛并不很大。不久,弗兰克的名声就传到了法甲巴斯蒂亚队的守门员尼古拉·佩纳托(Nicolas Penneteau)耳边。这位法甲球队的队长当即代表巴斯蒂亚俱乐部邀请弗兰克前来参加一次职业球员的训练。弗兰克忐忑不安地前往,回来的时候笑颜逐开。后来巴斯蒂亚俱乐部还曾经筹划过与同在法甲的尼斯队打一场友谊赛,由弗兰克为两队各守半场球门。最后由于种种原因这场比赛没能如期举行,但是弗兰克的奇遇还只是刚刚开始。

每年春天,摩纳哥都会举办一场明星云集的公益慈善比赛。2004年5月18日,弗兰克·布鲁诺出现在路易二世球场,身边围绕的全部都是德尚、舒马赫、巴里切罗之类的明星。赛前热身时,100多名前来采访的记者将弗兰克团团包围,记者们纷纷询问他是谁,为此弗兰克迟了十来分钟才回到更衣室。阿尔贝王子在他假肢的脚指尖上签下了祝福的话语。球星们一一含着热泪亲吻了弗兰克略显消瘦的脸颊。前法国国门让·吕克·埃托里(Jean-Luc Ettori)宣布弗兰克将在下半场为摩纳哥明星联队守门。最后比分定格在4比3,没有失败者。比赛的胜利已经远远超出了足球的范围,一个强烈的信息震撼着大众的视听:残疾人并不可怕,他们一样可以尽情地享受生活。

有了如此特殊的经历后,一名记者问弗兰克如果他是另外一个人的话会怎样,弗兰克不假思索地答道:“我将很期待和这样的弗兰克·布鲁诺见面,但不要一个意外事故后的弗兰克……”

明年10月,弗兰克·布鲁诺将会进行一次前无古人的尝试。他称之为“毕生的冒险”——划浆横渡大西洋。有一次弗兰克到内地旅行,偶然间翻到一本名为《愤怒的穿越》的书,随后被其深深吸引。该书作者乔·勒冈(Jo Le Guen)在一次穿越太平洋的途中双耳残疾。惊愕,转而好奇,弗兰克决定和勒冈碰面。在一次晚会上,航海家建议弗兰克和他的好友多米尼克·贝纳西一同尝试划浆横渡大西洋。这个多米尼克·贝纳西绝非泛泛之辈,此君虽然右腿残疾,却曾八度加冕铁人3项世界冠军。弗兰克和贝纳西的组合将成为横渡大西洋历史上第一队由两位残疾人组成的搭档。“最重要的是坚持到底,这是一项神圣的使命,我们将以实际行动替全世界数百万残障人士传递一个希望的信息。”人类文明的一次全新大冒险。如果他们届时能获得成功穿越大西洋,这将是一次具有划时代意义的创举。“世界上好多事情并不是因为它们困难我们才不去做,而是因为我们不去做它们才会变得困难!”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